第十章 - 霸宠娇妻

第十章

夜晚,巨大落地窗外有着繁华的夜景。都市的夜幕降临。 很热,头晕。 这是程言言现在能感觉到的东西。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放开,她微微的喘息几声。白洁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她伸出手,拉开了身上的薄毯。 屋子里并不凉快,温热的气息蔓延整个房间,在换季的季节里。这样的温度已经可以开空调了。 程言言撑着身子,打量着周围陌生的格局。心里微微叹息一声,有些疲惫的靠在的后靠上。她晕过去了么……手指抚上额头,触及到那些细密汗珠,她有些晃神。 “终于醒了?”一声熟悉的男声传来。楚良言从客厅走过来。看见已经坐起来的小女人,他嘴角带着戏谑笑意的问道。 “真不错啊,当我经纪人助理第一天就累的晕过去……啧啧,这身子也太娇贵了吧?”楚良言慢慢踱步走向程言言所在的沙发。 程言言没有说话,她现在没有心情说话。 “还是……”沙发背后有了声音,程言言听着那带着戏谑的声音,都能想到下面他会说什么,所以,她更加不想转过头去。 “楚岩把你养的太好了?”果不其然。楚良言那漂亮的眸子里有着嘲讽。 “楚良言,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程言言却还是出言了。现在的她并不能被刺伤还若无其事,她会控制不住晕过去才刚起自己的情绪。 楚良言在程言言的背后,稍稍侧身,看见了她微微侧颜,眼里早就没有了戏谑和嘲讽,只是淡漠的深沉。 “他怎么会爱上你。”很平静的陈述语,就像是今天吃的是什么一样的随意。一阵风从程言言身边划过,眨眼,楚良言已经走到了酒台。程言言闭眼,她深呼吸,她甩掉脑子里那些苦涩的想念,皱掉自己一切不好的想法。 就在她平复自己心情的时候,门被推开的声音很清晰的响在了这两人的空荡之中。 程言言睁眼,她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很牛了,不想再让自己的预感再次准确的发生。 这里是FIN,而且这里还是楚良言的个人休息室,奢华的要死的休息室。床、沙发、酒台、电视、桌子、椅子、什么都不缺。或许这以前也是某个人的休息室。 所以,拜托,不要那么准确。 但是没有,上天果然摆明了不让程言言今天好过。那双修长笔直的白腿出现在她低垂的视线的时候,程言言就知道,对了,没错了。 亦蕊那妖娆的杏眸现在正看着眼底那微垂着脑袋的女人。她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随后她叹了口气,微微抬了下头。 微卷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晃荡了一下,有丝丝香气散发。 亦蕊转过身,看向酒台上那帅气的背影,嘴唇微撅,她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然后款款走上前。 “风,你现在对员工也太好了吧,就小小低血糖一下,连休息室都让出来啦 ̄”亦蕊说话带着甜腻的尾音,如今那轻雅的嗓子这么一勾,一句话添色不少。 那穿着黑色织线毛衣的男人依然无动于衷,摆弄着手中那蓝色的鸡尾酒。 亦蕊眼里划过一丝得意,她转身过来,又轻缓的走向程言言的位置,比起刚刚的步伐,这次还带了点高傲自得。 程言言一直没有说话,她低着头听着亦蕊说话,心里却没半点不适,只是有些无奈。 亦蕊看着眼底下的黑脑袋,眼里闪过一丝冷然,随后,她伸出手指挑起了某人的下巴。 程言言很顺从的被挑起,那波澜不惊黑白分明的眼睛对上亦蕊的时候,程言言眼里闪过了一丝怜悯。 亦蕊看着那张面孔,眼里的冷然更重。她慢慢抽出手指,然后对突然冷然高声起来“楚良言!你找个气我的,也不用找这么个样子的吧!你最近品味变低了?” 听她说完,程言言心里冷笑,果然,狗血的剧情就这么展开了。也就只有亦蕊可以这么说楚良言而楚良言还乖乖受着了吧。 她偷抬起头看了眼楚良言,看见那背影依然沉默。看到着,她嘴角勾起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亦蕊眼神有些复杂,其实她并不是生气自己的档次被拉低,而是,这张脸她太熟悉了。楚岩桌子上的照片,当年她看了多少遍,嫉妒了多少遍,查这个女查了多少遍,都被楚岩若无其事的遮过去掩盖过去。 程言言……么 亦蕊微眯眼睛,楚良言,你到底想怎样? “程小姐,我现在要和风单独谈一会,你能先出去么。”亦蕊好听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程言言眼神一暗,不过,只过一会,她便轻快开口“好啊,我马上出去。” 楚良言开口了,开口的却是“过来,程言言。” 程言言下沙发的动作一僵,旁边亦蕊同样是一僵。 随后程言言挺直了背脊,坐在了沙发上,然后道“我……腿软,起不来。”潜意思就是,我过不去。 那背影终于动了,楚良言黑着一张脸,沉稳的脚步快速下了两层楼梯,踏在柔软的白毛地毯上,然后程言言就被一个横抱抱起。 程言言叹息一声,鼻子里是熟悉的薄荷味,她转头看了眼亦蕊黑掉的脸色,然后无奈道“我恐高…” 抱着她的人肌肉一紧,然后又开始快步走起来,两三下就把她放在酒台的椅子上。然后推了杯酒给她。 程言言接过酒,默不作声喝掉。一口气,动作流畅。楚良言眼神稍稍冰冷,似有些不满的看着她。她咧着嘴笑了笑,然后露出一副鄙视和嫌弃他的样子。 没过多久,亦蕊开口了“我先走了,风,今晚……我在新港湾等你。”撂下一句话之后,人家直接甩脸子走人。 待到关门声响起,程言言瞬间被抱起,然后她的嘴巴就被人突袭了。狂热的、急躁的。或许,还夹杂着不安的吻,铺天盖地的来,半裸的手臂摩擦着他的细毛黑毛衣,鼻尖全是薄荷的香气。 而嘴里则是醉人的酒香。程言言却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近乎无情的看着楚良言。 而楚良言则是闭着眸子,眼睫很长微弯的吻着程言言。不睁开眼,不看。也不理会程言言现在全是肌肉发僵的状态。 “嘶……”唇被咬破了。程言言皱眉抽气。 楚良言这时候才冷静一点,抽开了与她嘴唇的距离。带着喘息的伏在她身上。 “楚良言,你失态了。”一句被吻后还带着情欲的暗哑嗓音,冷静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楚良言睁开眸子,眼眸里全是极致的诱惑神色,顿了一会,他笑道“小丫头,你才多大?” 程言言看着这般的他,不语。楚良言只停顿了一会,便一把抱起她从酒台抱到了休息室的卧室,放在了床上,然后双臂支撑身体,在程言言脖颈边暧昧磨蹭、舔舐。 “嗯?就不怕我吃了你?”低沉沙哑的男声传出,温温热热的气息骚扰着白嫩的耳垂,程言言不自觉的颤抖了些。但是,她依然努力自持冷静道“玩够没?” 楚良言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觉得莫名的清醒,他眼里缓缓布上了笑意,撑着身子,看着身下那张小脸蛋, 清丽的容颜露了出来,白嫩的脸颊上有丝丝红晕,可爱得很。那遮住眉毛的刘海现在也乱散一通,可爱的额头…… 楚良言眸子微微暗沉,然后就这样的姿势,他开口缓缓道“吃了你也未尝不可,看起来……还不错?”虽然最后的那句还不错带了疑问的语气,不过这种魅惑的调调还是让程言言傻了眼,她她,她刚刚是叫住了一只准备吃了她的狼咩?!哦,她好幸运。 楚良言见她那副呆懵的傻样,心里的愉悦不由得多增几分。嘴角勾起邪邪的弧度,低头狠狠咬了她的耳垂一下才起身,从床上下来。 程言言呜咽一声,紧皱着眉头抚慰着被咬疼的耳垂。眸子里不自知的布满的嗔怒。就在这时,男人突然轻笑出声,然后留下一句“等会威里会来,收拾好自己。”就傻逼的走了!走了! 程言言咬唇,冷眸,怒视,各种鄙视之后,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抱着抱枕在那鄙视和计谋着某人。 她一定!一定要用楚良言的钱去买一大包零食回来!不对,是每天都买一大包!然后把这里搞得都是零食袋子!一定!一定要气死他!! 什么叫做吃完了抹干净嘴就跑了?!今天楚良言身体力行的证实了这么一说!

上一篇   第九章

下一篇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