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 霸宠娇妻

第十二章

而等到她把手机挂掉转过身的那一刹那,看见则是那高傲漂亮美丽无比的女演员的手高高举起然后,狠狠扇了秦木一巴掌。 是的,狠狠扇了秦木一巴掌。 而程言言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她看着秦木垂下去的脸庞,那美丽的黑发遮盖着她那张比那女演员好看不知多少倍的脸庞,一句话也不说,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情。 而此时剧棚里一阵寂静,但也没有人出去阻止或控制越来越僵的气氛。而秦木也就呆呆的站在那里。 程言言那一瞬间火就上来了。她咬咬牙根,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但是就算是指甲都快戳到肉里了那股子愤怒的感觉还是熄灭不了。 导演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但同样也没有去阻止或劝解。 剧组人员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很显然,这样的场面,他们见多了。 而女演员见他们如此,越发的得寸进尺“不说话了么?不就是个破剧本么,你矫情什么,让你改就给我改啊!”那声调越发的高傲。随后,那女演员带着高傲的笑容,走向秦木,手指温柔的挑开那被打的散了开来的头发。 对着秦木说“这不就是你矫情的下场?”说完,嘴角嘲讽一勾,手再次高高举起,眼看就要再次扇下去。 秦木却倏地抬头,眼眸里尽是冷冷的光,她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女演员手扇下来时,轻轻巧巧的捉住她的手,然*紧、不语。剧场的气氛骤然巨变,那些工作人员也开始窃窃私语 女演员面部多了一丝扭曲,刚开口一个“你…”的时候,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不久尖锐的痛就传播全身。 “啊!——”女演员尖锐的叫了一声,手早就没有继续使劲,而抚摸着自己被狠狠拽过的头发。 全剧场狠狠倒抽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着程言言那手里乌黑的发丝。 程言言全身有些颤抖,半响,她放开手里的头发,看着女演员那张怒气冲天扭曲的脸庞。脑袋里依然有气愤的因子,但是眸子里却夹杂着茫然。 那绝对是一股子气让她做出的动作,而她现在不知道如何善后,她只是气愤,却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刚刚不经大脑没有理智的举动。 “你、你!你竟敢拽我头发!你你!”那女演员俨然被这一弄弄得气的语无伦次,顾忌着面子不爆粗口,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陌生人。 秦木在这个时候却又开口了,以极快的语速说道“这位小姐,你不用担心了,剧本我会帮你改的,请你注意一下你现在的形象,你是明星是公众人物。刚刚您已经打了我一巴掌了,所以,您可以收起您那昂贵的怒气,好好尽你的职业了吧。”说完之后,她绕过女演员,走向有些茫然的程言言,在她耳边迅速说了声“走。”然后牵着程言言作势就要离开。 这时候女演员已经冷静下来了,她气的直冷笑,然后指着程言言,对着导演吼“导演!你是怎么管理你的片场的,竟然随随便便一只恶心的小虫子都可以跑进来撒野!赶快叫保安来!把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虫子!给我轰出去!” 说完这句话,全场又是一阵抽气声,人们刷刷的看向导演,而导演现在的脸色也不怎么,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 女演员见此,更是气愤异常,看靠不住导演,冷笑一声,开口大喊道“快来人,把这个死虫子轰出去。” 秦木早就已经停住脚步,因为此时的程言言背脊挺得格外的直,站在原位一动不动,秦木拉都拉不走,见情况已经发展至此,她有些着急,冲程言言低吼道“快走啊!言言!你还等着她轰你出去么?” 程言言面部并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一切都没有打扰到她,她只是看着秦桑那张已经被打红的脸,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女演员看任何人都没有动作已经气得开始笑了,她大步走向程言言,掰过程言言薄弱的肩膀,然后手高高举起。 秦木睁大了眸子,却在下一秒,看见程言言闭上的双眼,她似乎突的明白了什么。心头不由的一酸。 言言啊,你怎么这么傻。竟然…竟然想跟她一起受罪。 她握紧的拳头,跨出去一步。但是还没等女演员的手落下来,导演就大吼一声“别太放肆了!这是我的剧棚!要闹出去闹去。” 这一声让女演员手停顿了一秒,但是很快她又狠狠神色,往下挥。 就在这时“谁敢动我楚良言的人一根毫毛,我要他在娱乐圈、A市里混不下去!” 好听的男声响起,随即的,是女演员睁大的双眸,和被禁锢的手掌。 楚良言眼里带着威迫,嘴角勾着笑容,状似不经意的走进棚内。所有剧场员工从听见这声音开始,眼神纷纷复杂起来。 威里嘴角也是一勾,眼里冷光闪烁,手掌还握着女演员的手臂,而他此时的声音对于程言言来说格外的好听“吴小姐,你这巴掌落下去的可是我们楚风的经纪人助理——程言言。”嘴角带着微笑,礼貌而疏离的威里第一次没有展现只在程言言面前展现的黑脸和冰山气势。 程言言此时却是慢慢眨了眨眼睛。手指上还残留着秦木刚刚紧抓她的温度。她此时有些茫然。 一双温热的大掌靠过来。拥紧了她的肩膀。她抬头,看见的是那张俊帅的侧脸,滑腻的皮肤,没有丝毫下次,棱角分明。 想起刚刚他那句话,嘴角微抿,程言言看不见楚良言的眼神,只知道她现在心里格外的安心。 “呵……经纪人助理……”那女演员似乎有些嘲讽尖锐的说道,但是看到了楚良言,她也不得不收敛,脸色越发难看。 威里见况,眼神稍稍一冷,然后转过头对程言言身后的秦木打了个眼色,让她先走。秦木虽然看见了,但是神色有些担忧的看着程言言。 威里眼里闪过无奈,然后他转过身来对女演员说道“既然这样,吴小姐,今日的事情大家闹过就闹了,散了吧。”虽然是礼貌的微笑,但是那眼眸里的神色无不压迫。 女演员咬咬牙,看了看楚良言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握紧了下手指,还是准备反抗。但是在她开口说话之前,威里便阻住了她的话“如果吴小姐还有问题,那么就请吴小姐去找我们的陈旭陈经纪人吧。”眼里的压迫增大几分,嘴角微笑也变的稍冷。 秦木看到威里这幅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看了看剧场周围的工作人员,那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心里暗叹,这么多年,威里确实成长了。再也不是……她眼神幽暗,看着那穿着得体西装的高大背影。当年那个青葱少年了。 程言言此时像是才缓过神来。楚良言握着她的腰,极紧,像是要勒断一般,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似是发现了怀中人的反应,楚良言嘴角微微一勾,眼里尽是冷然,侧头对着那小巧耳垂道“最近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连威里和我都要为你收拾烂摊子?”虽是低沉的语气,但却也极度的阴冷。 程言言打了个哆嗦。 楚良言看着怀中人的反应,眸子眯了眯。然后稍稍放松了握腰的力度,他抬头,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的说道“威里,好了么?” 声音不大不小却可以让全剧场的人都听到。威里听到,对着女演员再次一笑,然后转身,恭敬的微微颔首道“是的,可以了。” 楚良言微微笑,然后拽着程言言的胳膊,拽到女演员的面前,然后对程言言低声温柔道“想要她怎么样?” 程言言先是被楚良言那般温柔的语气吓了一跳,随后反应过来后,她有些疑惑的看向楚良言。然后她愣住了,那张脸温柔的时候竟然能这么好看,高挺的鼻梁,和那微弯的薄唇,还有那吸人骨髓的眼眸。 程言言眸子暗淡了下去,她垂下了眼睫。她顿了会,又抬起头,此时的威里虽然站在女演员的身侧,但是那眸子很明显朝着程言言身后的。程言言的表情和心绪越发的淡定了。 她站在女演员面前,对她说“我要你给秦木道歉。” 当然此话一出,必是一阵喧哗,但是此时的程言言知道自己心中的悲凉。不管是因为一个女人的虚荣心,还是大智若愚的自己。有时候太过了解自己,是种悲哀。 楚良言立在那里,刚刚还是一副温柔的颜色,从程言言话音刚落,他的表情便带着沉沉压迫感,哪还有刚刚的影子。 女演员一脸不可置信,她笑笑,正准备说话,但现在她怎么可能有话说,所以楚良言堵了她“她既然让你道歉,那么你就道歉。” “不可能!我不会给她道歉的!!不可能!”程言言冷冷的看着女演员发疯,然后淡淡启唇道“既然不会道歉,那就让她还你一巴掌,自己选吧。” 此时清冷的声音在这剧棚响起,周围人更是倒吸一口冷气。楚良言听闻,眼神带着些许玩味的看了眼程言言,而秦木则是眼神清明,她慢慢走向程言言,然*住了程言言的手。 此时女演员可是一对四,不管是威里此时有些微怒的眼神还是楚良言那冰冷的目光,都逼得女演员不得不低头。 她不是不识时务的,毕竟今天的事情能闹这么大,她也没有想到。所以当即,她咬咬唇,神色屈辱的对着秦木低头,然后道“对不起……” 秦木仿若没有看到,听完之后,她转了身,拉着程言言就走。女演员那双眸子里恨意更加浓烈。 当然,这之后的事情,就都是导演收场了。楚良言和威里在她们走后也就走了。而此时的程言言却看着威里急急忙忙的追出来,然后手里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冰袋,小心翼翼的敷在秦木的脸上。 她淡淡的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感觉今天真是一波三折,累的慌。而在这般的情况下,她的眼睛没有去寻找那个人,或许她不想自己去寻找。 然后她准备等会去找楚良言,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必须为今天的事情道歉和感谢。看着天际泛着的黑,今天这么一闹,闹了多久啊? 作者有话说:表示渣渣的来求留言求收藏【捂脸】还有……我真心快没存稿了╮(╯_╰)╭

上一篇   第十一章

下一篇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