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 霸宠娇妻

第十九章

夜晚,窗外星光闪耀,丁丁点点让人看得心动。屋内,暖气默默的释放温度,软软的大床上,女生温柔甜美的睡着。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似的,嘴角还轻轻翘着。 男人双手交叉,坐在离床不远的沙发上,沙发背靠着大大的落地窗,整副夜景被收在眼下。楚良言缓缓抬眸,看着女生安静的睡颜,眼底闪过一丝安定。过了一会,他悄悄的站起身,尽量不发出声音。然后慢步离开了房间。 门外,走廊对面,一扇门虚掩着,房内的人像是没开灯,但是今晚的天空实在太璀璨。就算没开灯,星光也照耀了一大部分房间。 楚良言穿着黑色织线毛衣,低垂着头,像是在看着脚,漫不经心的走到门口,然后身子一斜,便靠在门框上。 门内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西装革履,工工整整。但是那张帅气儒雅的面孔称的这西装更稳妥。 楚岩棱角分明的脸庞转了过来,他看着楚良言。双眼在如此不清晰的房间里依然亮的像星辰。 楚良言抬头,嘴角一勾,双眸一弯,状似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冲楚岩挥挥手道“嗨,哥。” 楚岩嘴角勾了勾嘲讽的笑了下,然后双眸紧眯,大步向楚良言走了过去,站定在他面前,拽起领子,依然微笑,眸子里却尽是冷然。“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拿着别人的牌威胁别人?恩?程言言也是你可以动的?” 楚良言坦然的抬上目光,嘴角同样轻勾,两张相似的脸,迸发出的却不是同样的气势。相比较楚岩的紧张,楚良言还太过散漫。他道“这些年我的打拼你也不是没看到,老爷子也有目共睹。我已经不是当初跟在你背后要糖吃的小屁孩了!”说完,他迸出狠笑,然后双手一用力,将楚岩禁锢在他毛衣领子上的手卸了下来。 活动活动肩膀,他道“当初是你不够努力,放弃了她,让她没有一点自保能力知道真相,受到重创而离开。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那是你的牌?是,我是欠你,但是不代表,她也是东西。也不代表我不会对她生情。哥,你不觉得,你要的太多了么?”楚良言眼神狠厉的看着楚岩。 “公司你要,老爷子手下的产业你要,家里最好的东西你要。连……人,你也要?哥,告诉我,你有什么不要的?我有什么可以拿你剩下的?”楚良言继续追问。 楚岩看着他,看着这个弟弟。两个兄弟之间在今晚是彻底把话讲开了。不管两人的母亲是不是同一个人,都在楚宅里呆着。不管老爷子是不是真的喜爱楚岩,楚良言现在也混的不错了,不需要楚岩的帮助了。 楚岩看着这个自己的弟弟,突然觉得头疼。他一直忽视不管的,任其自然的。不管他如何的,不会给他收拾烂摊子的,不会帮他任何的弟弟,什么时候,有了这份心思。 竟然有了夺权的心思。当初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的人……变成了这样。 “你想做什么,你就去做。我不会阻拦你。”楚岩冷漠的说着,似乎刚刚的怒火已经冷却下来,他退后几步。抿唇不语。 楚良言看着那背后星光璀璨的男人,忽然淡淡一笑,他眼里多出了温柔,心里有一股子冲动,带着热热的气流,然后,他开口“我后悔了,我不让给你了。程言言,由我来拥有了。” 那股子从心底窜出来的释然,让楚良言惊讶。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在不经意之间就进入了他的心底,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 楚岩似乎听到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看着楚良言。然后半响,他喟叹一声,扯了扯已经松了的领带,嘴角勾起苦笑,然后道“她从来就不是货品。”抬脚走到楚良言身旁,两人的个子已经相当了。“长大了,好好干吧。”说完之后,单手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楚良言听完之后,嘴角一勾,似是无奈。然后他收敛自己眼里的情绪,拿起手机,给陈旭打了电话。 “喂?陈旭,明天帮我订渡轮的票,恩……两人的。全包。费用算在我的卡上。”楚良言静静说道,那头,陈旭嚷嚷他打扰了他的私人生活。男人一笑,顿了会之后道“谢谢了,你辛苦了。” 说完后,还不等那边的人发疯,他就挂了电话。看着那窗外还没有消失的星星。楚良言抬头,感觉到不自然的快乐,和难以掩饰想要吵醒那个还在睡着的女生的心情。 手指穿插在发丝里,那双眼睛,出现了笑意。 第二天,睡了一个好觉的程言言神清气爽的爬起来,两只眼睛咕噜噜的转,洗好脸穿好衣服,她一脸笑意洋洋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楚良言一身休闲装,青春洋溢。 程言言看着楚良言,嘴角勾起笑容,笑得傻兮兮的,有种“自家男友帅我好自豪的”的自豪感, 她圈着楚良言的手臂,个头只到他的肩膀,一脸好奇的问“小弟弟,今年几岁了啊~做学姐男朋友好不好啊~” 楚良言看着她,嘴角勾起邪笑,然后迅速低头吻了一下程言言,看着她笑嘻嘻的躲开,他眼神多了丝温柔,然后他道“恩……今年27了。不过学姐,我麻麻说我不娶三十岁的老女人。如果你不是三十岁,我可以考虑考虑哦。” 程言言看着他配合着自己装嫩,又笑的很惨。然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关系,我爸爸说三十岁的女人,不算老女人!”然后扑过去搂住他“就算不是三十岁,也没说要嫁给你啊~” “不嫁给我你嫁给谁?谁还敢娶你啊?”男人状似鄙夷的说着。 程言言撇他一眼,然后望着他身后看了几眼,然后道“今天就我们两个去么?”男人眉头一挑“你觉得还能有谁?” “秦木,威里啊”“他们两个没有时间。”“……你骗人吧。”“到底走不走了!”“是是是……走。”

上一篇   第十八章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