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 霸宠娇妻

第二十五章

下午,阳光明媚,在七号大街转角的咖啡店里,程言言无言的坐在落地窗前,用着小勺搅动着咖啡。 她有些发呆,距离这样的场景已经有很久了,至少应该有……三年了吧。她今年上大二了,高中时发生的第一次和楚老爷子的见面。 眼神有些黯淡,那次难得的见面……却让她摔碎了一次心。 面前的男人看起来依旧风光得体,西装革履,那张脸上并没有被岁月留下明显的痕迹,那双眸子里依然清亮,看起来和蔼无比。这是个身上沉淀着时间的沧桑与岁月的魅力的男人。谁能想到,他已经是两个那么大的男人的父亲了。 而谁又能想到,楚家的最高领导人,正跟着自己坐在一起,看似和谐无比的喝着咖啡。 “程小姐,我们已经见过一面了。”楚方正微笑着开口。 程言言点点头,手离开了茶勺,拘谨的放在了腿上。 “我想,这次就不用我说什么了。”楚方正依然微笑。 程言言看着楚方正,心里没有自己想的慌乱、失措,不知道该如何办的心情,只是带着淡淡的心痛。 她整整神色,开口道“楚伯父。”程言言突然勾起嘴角“我今年,已经上大二了。”虽然是勾起嘴角,但是声音里的僵硬,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 楚方正依然笑着,神情柔和,他摊摊手,然后道“对。” 程言言小小的吸了口气,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她想了想道“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思,生活了三年了,我也已经离开楚岩,三年了。而伯父,当年那个高中的小女生,也已经成长三年了。”说到这,程言言眼眶有些湿润,她眸子晶亮,里面全是让人心疼的倔强和坚强。 楚方正看到这样的程言言,眸子眯了眯,却也没有说话。 程言言继续道“那一年,我丧失了我的梦想,我的爱情,我自己。和我本来的生活。不能全怪您,也有楚岩的缘故,但是楚伯父,如今的我,已经恨绝了那时候的感觉,这一次,不管您是以什么目的来,我也不准许也不容许您,再次打乱我的生活!”她的心里充斥着痛苦,别过头,看着落地窗。 楚方正的眼里似乎依然是波澜不惊,黑沉的吓人。他不语。 一段沉默后,程言言都觉得楚方正生气的时候,那个男人却突然开了口“对不起,程小姐。” 程言言被惊了似的转过头来,看着男人。楚方正缓缓抬起头,看着程言言,口中缓缓道“我为当初做过的伤害过程小姐的事道歉。”程言言听闻,张张口,似是要说什么,但男人摆手制止了,楚方正继续道“不过这一次,我依然想让程小姐,继续您的生活。” “我想,对程小姐来说,意外的人,是我家二子良言吧。” 程言言眸子睁大。男人却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良言从小被家人惯着,他母亲也十分纵容他,所以导致他不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太过任性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为良言给您带来的困扰抱歉。”男人再次诚恳的说道。 程言言却似乎是累极了般,跨下了紧绷的身子,她嘴角勾起苦笑,还带着红晕的眼眶显得格外惹人怜爱。她轻轻的道“楚伯父,这次,你又要开出什么条件。” 楚方正眯眯眼,嘴角勾起笑容,开口道“我想,程小姐误会了,楚某没有这么卑鄙。” 程言言却听闻轻笑出声,她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难道楚伯父还需要我重提一下旧事的场景么?” 楚方正嘴角依然勾着笑容,顿了会,他道“我只是想给程小姐一点补偿,对我造成的伤害,对犬子给程小姐带来的意外。”说罢,便从西装内夹里抽出一张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程言言终于彻底没有希望。她重新坐直了身子,然后将支票,推给楚方正。站起身来,转向出口,留了后背给楚方正“楚伯伯,我并没有那么蠢,我自然知道您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您这样的举动已经可以很大的干扰到我和楚良言的感情了。剩下的一切,就由我自己一个人做决定吧。”说完,便大步快速的离开了咖啡厅。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雨,刚出咖啡厅便问道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程言言揉揉眉头,虽然她此时心乱的很想冲进大雨里好好淋一场,但是,她还是得坚强的去处理后面所有事情,她这一次绝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有事。 程言言眼里闪过坚定。 匆匆忙忙的搭上计程车,到了自家公寓楼下,却见到了程言言现在极不想见到的人。 楚岩孤身一人站在楼下,淋着大雨,手里好似拿着什么,低垂着头,不说话,而身上,自然早就被雨水淋的湿透。 好像是听到了声音,楚岩转过了头,有些迷惘的看了过来,在看到程言言的那一霎,眼眸像是亮起来了一般,大步走了过来。 程言言眼神悲伤,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既没有躲开,也没有迎上去。 大雨也很快的侵蚀了她的衣服,刘海被打湿紧贴着她的额头。 而,楚岩今天穿着的,是那件她曾经最喜欢的白衬衫。如今这般的站在雨里,向她奔来,让程言言在那一刹那觉得,似乎时间一下回到了过去,曾经那个耀眼明媚的夏天,那个温柔似水的少年,还有那个生活在极度幸福里自己。 所以她仍由,那个男人抱住了自己,而在他抱住自己的那一刹那,眼泪终于是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言言……言言……”抱住自己的男人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不断用大手抚着女人的头发,一声声怜惜的唤着,深情无比。 过了一会,程言言用手臂撑开了两个人的距离,她看着那副熟悉的容颜,收敛了眼眸里的痛苦,冰冷的手指轻轻的抚上男人的刘海,将雨帘拨开,然后把手心里的雨珠放进男人掌心,对他说“当初的那个程言言”她笑了,却无比凄凉“已经死的彻底了。”说完,手指的大拇指抵了抵胸口。 “现在的程言言,爱的人,是你的弟弟,楚良言。”程言言定睛看着楚岩,不放过男人脸上一丝一毫的痛苦神色,她心里难受却也再提醒自己。“在你当初放弃我的时候,就不应该再来找我。”她说。 楚岩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却陌生的女子,心里疼痛的感觉扩大的厉害,他皱紧了眉头,不愿看到她越来越的远离,直到听到她说的那句话,终于是闭上了眸子。 他声音沙哑的厉害“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楚岩忽的睁开了眸子,眼睛变得猩红,他有些抓狂的拽住她的胳膊问道“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你说啊!”我还站在原地,你说我要怎么办。 程言言嘴角最后一次牵强的勾起笑容,对着楚岩。她道“走吧,楚岩,我们不要再见了。” 说完,便强硬的扯开他拽住她肩膀的手,然后奔跑着离开。楚岩神情痛苦,他微驼着腰,眼眸不断痛苦的闭上,再张开。看着程言言跑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男人心痛的弯下腰,手指紧紧扣在胸口,掌心里是一张楚岩和程言言的合照,里面两人笑得很开心。 “楚岩,今天我要吃牛排!”女孩笑着要求道。“为什么啊~?”少年温柔笑着问道。 “嗯……真是的,因为这是我们满三个月的纪念日啊!”女孩受不住套话,直接说出。少年却笑出声,温柔的摸摸她的发顶,宠溺道“好!”“真的么?!”女孩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少年点点头。 “哦~!真是太好啦~哼,小心我把你吃穷啊~”女孩大笑道。 曾经的少年如花,曾经的浪漫誓言,在如今的物是人非中,只剩下回忆起来的深深酸痛。 最后,掉在雨地里的,只有那么一张,曾经少年笑颜如花的照片。被雨打湿,再被风吹走。 回到家里,程言言止不住一身疲累的感觉,但是因为一身湿,她还是撑着拿了衣服,到卫生间去换。 换到一半,推拉门突然传来响动,程言言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一看,就看见她妈站在门口,表情并不怎么好。 程言言换衣服的手有些愣住,不过很快就继续动作,她问了声“妈,你在家啊。” 她妈妈却不回话,只是问道“你休学了?” 程言言“嗯”了一声,听闻凤晴的眼里闪过一丝讽刺“因为你身上的那些?” 程言言看着镜子里半裸的自己,身上从胸口到腰部,都是吻痕。这也是她刚刚手停住的原因,她继续“恩”道。 凤晴却不说话了,看到她穿好衣服,她开口道“言言,不管这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程言言有些疲惫的笑了,看着凤晴,她道“谢谢……妈。”说罢,便抱着湿衣服往洗衣机也就是凤晴靠着的地方走去。 刚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凤晴便抱住了她“我的乖女儿,这一次,妈妈会和你一起保护你。”她捧住程言言的脸“还有你的爱情。” 程言言笑了,却在笑后,晕了过去。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   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