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 霸宠娇妻

第二十六章

程言言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在那片黑暗里,有着她熟悉的味道,还有她熟悉的光亮,带着悄然无声的美好与宁静,向她走来。 程言言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楚岩!楚岩——!开门啊!!楚岩!——开门啊!”雨夜里,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在不顾一切挥舞着细弱的手臂拍打着冰冷的大门,拼尽全力,不管不顾,只希望有人能开门,像是一只寄托了所有希望的风筝一般,脆弱的只剩下一根线,轻轻的挥舞一下,便会断掉。 “楚岩——岩……咳咳……开门啊……难道、难道你真的放弃我了么?……开门啊……我是言言啊……开门啊……”女孩像丧失一切力气一般,如被丢弃的布偶,双眼里浸满了泪水,在倾盆大雨中大声的撕扯着嗓子,手指重复性的敲击着大门。 身体很累,身里的水分就像是毫无止境的可以被汲取,已经觉得很难受了,但是眼泪依然不由自主的留下来。 “楚岩……楚岩……”女孩轻声泣着,她怀抱着双臂,整个人摊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要我了么……不要……”像是悲伤被发挥到了极致,得不到回应的程言言,崩溃的怀抱着自己放声哭泣。 在一个月前,程言言还是很开心的高三学生,本身学习很好的她,因为有了学霸类型的楚岩做男朋友,简直是完全不担心高考。整天就受着好友们的膜拜和各种羡慕嫉妒恨,跟着楚岩甜甜蜜蜜的去约会,各种甜蜜。 而就在一个月后的某天,程言言被叫到了楚宅。她虽然惊讶有余,但是在高级学府受到的教育与良好的礼貌还是让她欣然点头应允。 而楚宅的佣人并没有把她带到客厅或是哪个她熟悉的楚宅的地方,而她也没有在楚宅见到她的妈妈——凤晴。 凤晴是楚家的佣人,可以说在楚家佣人的地位中算是最好的,所以程言言每次放学来找凤晴的时候,都受到佣人们的帮助。也因此,她第一次见到了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楚岩,而就是那惊鸿一瞥,她那生养了十七年的心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悸动。 所以她不能说特别熟悉楚宅,但是了解楚宅,她还是可以说得上的。 但是这次佣人带她到的地方,是她都不知道的,楚家专有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一片黑暗,只有一盏灯光,而就算是地下室,装潢依然豪华成派。不失一点风范,而那盏灯光下,有一个背对着她的影子,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是男人。 是谁呢?程言言当时那般的疑惑。 知道那个男人转过来,和楚岩有七分相的脸庞微笑着道“程小姐,你好。”的时候,程言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个男人的身份,是楚岩的父亲,是她跟楚岩交往了三个月都没有见到的男人。 楚家的最高领导人。 她连忙扯出一个微笑,有礼的微微躬下了身子,向楚岩的父亲颔首了一下。 “程小姐,坐。”楚方正嘴角带笑,但是笑意并没到他那深黑的眸子里。程言言有些受宠若惊,她连忙做好。 “看,楚某笨的,还没跟程小姐介绍一下,楚某是楚岩的父亲,楚家的主人,楚方正。”楚方正笑得和蔼道。 程言言点点头,手指不断的攒紧,心里越发的紧张。 楚方正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还带着青涩的女子,眼眸微眯,嘴角的笑意加深的几分,然后他道“程小姐,今天楚某想跟你谈的事情是,关于犬子楚岩的事情。” 程言言抬头,认真的看着楚方正。“我想请程小姐,离开我家楚岩。”楚方正云淡风轻的丢下这个对于程言言来说不亚于*一般的消息。 程言言睁大了眸子“为什么?楚伯父,您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程言言心瞬间被搞乱了,紧张到一个极点,连话语都没有顾忌了。 楚方正再次笑开“程小姐应该知道,我家楚岩是楚家的嫡子,他的婚姻与爱情,是不容的他自己做主的。”说完打量了一下程言言,笑意言言的说出残忍的话语“我想程小姐也不是那种甘愿做没有名分的女人的人吧。” 程言言愣在原地,看着楚方正。楚方正依然是按照自己的节奏,不给程言言一点喘气的机会,喝了口放在桌上的茶,继续道“据我所知,程小姐可是私生女,而且,程小姐的生父,也不是堂堂正正的大家。而程小姐的母亲,在楚家,可是佣人。”楚方正放下茶杯,正色道“难道程小姐那么自信的认为,自己可以配的上我家犬子么?”说完, 眼睛一瞥,看着程言言。 程言言浑身一颤,背脊已经绷得挺直,她脸色的血色已经褪尽,她看着楚方正,眼睛里全是不知所措的慌张,却依然倔强的不让眼泪掉出,她说出了她在今后认为最蠢的一句话“我爱他!我爱楚岩!”语气虽然坚定,却颤抖不止。 楚方正的再次笑开,而且笑声还越来越大,他边笑边说“哈哈哈……程小姐,你的爱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真的认为,我的儿子也是你这般么?”话落,倏地的停下笑声“我的儿子,我还能不了解么?我想,跟程小姐比,楚岩应该更会选择前程。”楚方正眼光残忍,看着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程言言,眼神狠厉。 半响过后,楚方正喝完了最后一口茶,然后对着程言言掏出了一个信封。 程言言早已大脑一片空白,她愣愣的看着桌子上的信封,只知道自己的爱对于楚方正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而自己的爱情很有可能毁灭,但是看到信封,她依然感觉到耻辱。 “去找他吧,如果程小姐能找到楚岩,那支笔钱就当我送你,不会再阻止你和楚岩的爱情,不过,若是找不到,那么,程小姐,请您拿完这笔钱,离开楚岩吧。”话才刚落,程言言便低声吼道“我会的!我会找到他的!你等着看吧!”说完拿起包包便快速离开。 出门的时候,她撞到了自己的母亲,凤晴看她脸色如此,心里划过一丝担心,眉头紧皱,却连句关心的话都没说出口,程言言就没有了影子。 她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再转身的时候,看见了神色奇怪的佣人,她心里像是感知到了什么,立马正色走过去,询问道。 程言言坐在车里,看着飞速划过的景色,她扒着前座的椅子,对着开车的沈伯急急道“沈伯,快点,带我去楚岩公寓,我要找他……我一定要找到他!!沈伯……” 开车的沈伯从透视镜里看着神色焦急,眼眶红红的程言言,心里喟叹一声,只能加快了速度。 一到目的地,程言言下了车,天已经全黑了,还下起了雨,她跑到公寓前,敲了门发现楚岩不再,她没办法,叫沈伯去他们约好今天下午约会的地方,去了之后,依然是没人,最后去了学校还是没人,楚岩整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手机手机打不通,人人找不到。 程言言急的快哭了,最后还是跑回了公寓,在那一直敲门。 大雨中,沈伯看着哭的很惨的程言言道“……程小姐……岩少爷,不在公寓。” 程言言反应迟钝的抬起头来,像是看着救星一样看着沈伯,急忙问道“那他在哪里?!!” 沈伯喟叹了一声,抬起头,声音大了点到“他在楚宅!” 程言言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不顾身上已经湿透了衣服,她眼泪高兴的涌出,简直是手舞足蹈的催着沈伯快点去楚宅。 但是一切,又哪有那么简单。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