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 霸宠娇妻

第二十七章

楚老爷子敢那样的放话,又何尝不是做足了准备,在他眼里,还穿着校服的程言言,青涩懵懂的跟个啥似的,随便耍个心眼,就可以让她伤心彻底。他这么做了,而程言言也真的伤了。 此时 站在机场大厅的楚岩,神色有些焦急的往回看,但是放眼一望无一不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心里焦急如火烧,也不知道程言言收到他那条短信没,要是看到了,自然是会很快的赶过来,但是现在他眼里的人群里,没有那张他爱极了的小脸,也没有熟悉的身影。 “少爷,登机时间快到了,还是快点出发为好。”站在旁边的佣人,躬身低声说道,但是话语中却带着几分威胁的意思,而站在楚岩身后的黑衣人,也像样子的往前走了几步。 楚岩的目光冷了下来,黑着脸转了身,他拉着自己的行李,手指因为使劲而泛白。嘴角倔强的抿了起来,他冷冷道“知道了,就算是赶着去投胎,也不用催这么急。”说完,冷冷的扫视过围在他周围的几个黑衣人。 冷哼一声,嘴角勾起笑容,眼里冷光尽现,他离身旁的一个黑衣人走进了一步,眯眯眼,他道“下次我回来,你们最好一个都不要出现在我眼前!”说完便大步往前走去。 黑衣人们依然保持面瘫本色,跟随在身后,走在前方的楚岩,眉头紧皱,他眼里闪过几丝担心,他的那个傻丫头,不知道看到短信后会哭成什么样子呢。 言言,等我! 楚岩在心里坚定的说。 而这边,程言言已经到了楚家大宅的门口,但是大门却一反往常的关闭,就连沈伯也进不去。 程言言急了,用着小手拍打着铁门,用尽力气的呐喊,希望有人能来开门。 但是过了不久,手就拍红了,嗓子也已经沙哑了,浑身湿透加头发已经散了的她,此时更显狼狈。 沈伯急急走上去,掰开程言言固执拍打的手,然后捉紧她的胳膊,说道“程小姐!程小姐!” 程言言良言无神,泪已经是不自觉的在留了,她摊在沈伯的怀里,沈伯焦急看到程言言现在这副样子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把程言言架进车里,然后对她说“程小姐?程小姐?” 见程言言终于有点回神的瞄了他一眼,沈伯再接再厉的喊道“给你妈打电话啊!她在楚宅里啊!啊?!程小姐?!” 程言言听闻后,像是突然活了一样,眼神变得发亮,但是她嘴唇已经苍白手指都在颤抖,她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道“对……对!给我妈打电话。”然后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沈伯在一旁担心的看着,看到程言言这番表现,他也不得不为程言言对楚岩的爱情而感到感动。一个女孩,因为一个人的一个事改变的这么大…… “喂……喂!妈?妈!是我,言言!”电话才打通,程言言便焦急的喊着“妈,你让保卫把大门打开好么?妈……我要见楚岩!……妈,求求你了……让人把门打开吧……妈……”而这么一番话,说到后来,都已经泣不成声。 凤晴表情僵硬的拿着手机,她现在站在楚宅大厅,她面对的人,是楚方正楚家的主人,楚方正。楚家大主母方燕青,楚岩的母亲。楚家的二主母,秦凉,楚良言的母亲。 楚方正看到凤晴这幅表情,便知这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他一笑,道“凤晴,现在还是先解决我们的问题吧,其他的事情……有比决定你是否是楚家的三主母重要么?” 凤晴脸色更加差,她眼睛对上楚方正,不过对视几秒,便垂下了眸子。 楚方正笑意加深,他大手一挥,一人便来到他身旁,他看着凤晴,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在场的人都听得到“把大门打开!”那人点头说了声是,便走出了大厅。 方燕青的脸色很是镇定,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而秦凉则是一副担心的样子,眼睛也不由自主的老往凤晴那边瞟。 坐在正中央的楚方正再次开了口“谈谈吧,凤晴,你来我们家也有个十年了,对于三主母这个位置,有什么感想么?” 楚方正刚说完,方燕青的眼睛便微小的眯了眯,手指也下意识的扣紧了掌心。 方燕青眼光像凤晴扫过去,心里更加气愤不堪。 其实凤晴长得的确不错,就算已经是一个女儿的母亲,她那张脸和身段也没有改变多少,虽然是小家碧玉惹人怜惜的脸庞,却因为她眼睛里的坚毅和说话声音的低沉而变得有些坚毅,而身段也早就被佣人服遮住。 而方燕青典型的贵妇型,身着旗袍的她,身材其实已经有些发福,卷发被盘着,但是还有些微卷的发丝在鬓角那边,一张秀气的鹅蛋脸,两只大眼睛,和小巧挺秀的鼻梁,最让人觉得突出的,鼻尖上的一点痣,虽然说破坏了整张脸完美,但是却又让人觉得很喜欢,最好看的还是那张恰到好处的嘴唇。 而秦凉,则是很瘦弱娇小的感觉,穿着的一件比较松散的长毛衣,一直到脚跟,衬着她的骨架更加娇小精致,而秦凉迷人的地方就是,本来就是瓜子脸,还有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本该魅惑妖娆,但是那双桃花眼里却全是清纯,而那同样小巧挺秀的鼻梁下,有一张小嘴,虽不似方燕青的美丽,却也精致可爱。 “凤晴觉得。”凤晴顿了一下,然后她抬起了头,看着楚方正“凤晴并不稀罕楚家三主母的位置。” 听完之后,楚方正哈哈大笑三声,转头看向了方燕青,对她说“你也看到了,她并不稀罕这三主母的位置,你何故说她想当呢?” 凤晴皱了下眉头,秦凉眼神更加担忧了。 方燕青有些尴尬,她当初说这个意思并不是想让事情演变成现在这个场面,只是想让老爷产生厌恶的感觉,好早点吧凤晴赶出这个家。结果,谁想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了! 方燕青尴尬的笑笑“可能、可能是我的疏忽吧……” 说完便咬紧了牙根,这五年来,她天天耍手段耍心思花时间的百费心机想把凤晴赶走,结果!五年过去了!凤晴就像是在这个家生了根似的,怎么赶都赶不走!到最后,到是她一手帮凤晴建立起了威信和势力! 真是让人不甘!方燕青紧紧皱眉,这一次她好不容易布置一个局,连老爷都被她框进来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方燕青再次看向低着头的凤晴。竟然老爷真的想让凤晴当三主母! 秦凉正想开口的时候,程言言闯了进来。 浑身已经湿透的程言言,此时绝对是狼狈不堪,程言言的到来打破了现在紧张诡异的气氛,但是程言言也顾不得那么多,她刚跑进来,便抓着自己的妈妈问“妈……你知道楚岩在哪里么?妈……” 方燕青见这个女孩跑进来还不说,还大声嚷嚷着自己儿子的名字,眉头早就紧皱起来,刚想起身,却被旁边楚方正的一个眼神给压制下去,见到楚方正一脸兴致勃勃的神色,她不仅追究起这个那女孩的身份。 难道是?!方燕青惊讶的看去。 程言言见她妈没有反应,也不顾凤晴眼里的暗示,她直接跑向楚方正。几乎是跪着的问他“楚伯伯,楚岩呢?楚岩是不是在楚宅?!楚伯伯!你说过的,只要我能找到他就可以!所以!你让我见他!楚伯伯……!” 楚方正依然是笑着的,他看了眼明显表担心的凤晴,再看看扒着自己大腿的程言言,神色柔和的弯腰揉揉程言言湿湿的发顶,然后道“楚岩,他出国了。” 程言言睁大了眼眸,但是随即笑起来,她道“楚伯伯,你骗我的是不是,楚岩出国了怎么会不告诉我?呵呵……楚伯伯,楚岩在哪里!让我见他!” 旁边的方燕青简直都快忍不住了,她又是刚要叫嚣的时候,楚方正一个手势制止了她,她不甘心的转头恨恨的怒视凤晴。 而秦凉则是定定的看着程言言,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方正比刚才笑得更柔和了,他从怀中抽出一个手机,然后打开,放在程言言眼前,而手机上显示的是 “言言,我走了,不要再来找我了。” 程言言眸子不断放大,心里有些东西不断倒塌,但是此时的她已经丧失了理智。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眼里血丝逐渐增多,颤抖着唇,她倔强的说“这不是真的!” 声音颤抖着“这不是真的!!”眼里装的全是满满的坚定!“这、不是真的!”“绝不是真的!不是的!”但是却开始逐渐崩溃的开始哭泣。 楚方正嘴角勾起柔和的笑意,他抽出手机,然后按下了一键,过一会电话拨通了,而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就是楚岩的号码,但是手机里的提示音却是小秘书甜甜的提示关机的声音。 随后,楚方正再将机票,与监视画面全部放给程言言看,程言言才是彻底无言的,跌在了大理石的地上。 她没有眼泪了,因为已经流尽了,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时候,凤晴走向前,她看了一眼楚方正,然后蹲下身子抱着程言言,安慰似的抚摸了几下,又站了起来,面对着楚方正她快速的说道“当初在阴帮的时候我救了你一命,后来我因为黑道势力追杀便投奔了你,这么多年我在楚家为佣为奴,也就把欠你的也都还给你了,但是我对你,我对你楚方正,没有丝毫非分之想,如今,你这般的伤害我的女儿,我不可能坐视不管。从今往后,我跟楚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你们”说着她顿了下,看向了方燕青。 一字一顿的道“在楚家,各位的照顾,我都记在心里,” 说完之后,她蹲下身子,抱起程言言,在场的方燕青和秦凉都有些惊讶,毕竟程言言也是个成人了,说抱就抱还是个女人,并且一点都不显得吃力。真的是太少见了。 凤晴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楚家大宅,边走还边扯身上的衣物。 楚方正的笑容已经冷了下来,他揉揉眉心,眸子深黑的看着凤晴大步走的背影,嘴唇也抿紧。半响之后,说了句他累了,便上楼去了。 外面,凤晴站在楚家大门外,把程言言交给沈伯,然后掏出她一直随身携带的枪,转身对着楚家大宅连开三枪。 大宅自然是所有人都被惊动了,不过楚方正依依都吩咐过,不动手。 凤晴吹干了枪口冒得烟之后,对着楚家大宅,眼神熠熠发光。 这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第一次对女儿的重要保护!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下一篇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