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 霸宠娇妻

第二十八章

她跟楚岩的爱情,曾经是程言言眼里最好最完美的坚持,但是面对一个家庭的阻碍,那么青色的恋情又如何可以保护的全。 那个白衣少年,在常青藤漫布的亭子里,对她温柔笑的开始,她就沉沦了。而且,再也不愿意醒来。 那段时间的程言言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学也不去上了,每天穿着校服,在炎热的夏日里,徒步走过他们走过的地方,一天一天都是这般的过的。 凤晴自从离开了楚家,便是把以前那低身下气的平和情绪丢了,变得随性。她没有阻止也没有陪伴,每天仍由程言言这般的行动着,只是将磨破的帆布鞋换掉,拿双新的放在门口。 程言言在黑暗中睁开双眼,她感觉到双眼的濡湿,知道自己肯定又流泪了。她翻过身去,闻着被子的香味,感受着心里的痛苦,她知道,以前死去的那个程言言又向她讨要了,她的心脏不由的一抽一抽般的疼。 爱情,曾是她美好的信仰,却在最后将她推入深渊。 程言言感受到身体的虚脱,她想了想,自己最后晕倒了应该还是低血糖犯了。更何况在外面还淋了那么场的大雨。 心底的痛,自从那一年的空窗期过后,便谈了些许,她成长了,逐渐看淡了,变得更加温柔了。只不过,她的梦想也毁之一旦。 她还记得,当初那个嘴唇苍白眼圈发黑的自己,颤抖的从楚老爷子手上接过支票的那种感觉,似乎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的精神世界崩溃了,连带着整个人都空白了。彻底的,被毁掉了。 过后,那张里面数额一百万的支票,被她存寄在银行,一分钱都没有动过。之后,她便彻底在家呆着,没有外出过。 楚家安排好了一切,包括以后的大学,程言言不言也不语,走上了他们为她铺的路,跟楚岩,一刀两断。 曾经那个温柔宠溺她的少年说“言言,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在大树下,那个少年那般确言凿凿的说道,手指温柔的捧着她的脸颊。 “楚岩……这个戒指,看起来不贵啊!”那是她生日的时候,少年送了个塑料戒指,在漂亮的喷泉前,亲手给她戴上了。 “是不贵,可是里面都是我对程言言的爱!”那个少年笑得开朗道“言言,生日快乐!” “这个好难喝,为什么你们男生都那么喜欢!”她第一次尝酒,而且还是酒精度不高的啤酒,少年弯唇,不语,然后将女生手里的杯子一换,桃花眼一眯,诱惑的道“那尝尝这个?”女生小心翼翼的尝了口,本来皱着的眉头舒开了“唔!这个好喝!”然后转头,眸子晶亮亮的看着少年。 “傻丫头,当然了,这是果啤啊。”少年无奈的看着她,女生却已经醉了,扯嘴笑得开心。 有多少人,一旦错过,便不能在复合。 第二天。 程言言因为脸上温热的触感而睁眼,眼角瞄到一双大掌抚着自己的脸颊,睡着手臂望去,则看见楚良言那张眉头皱的死紧的脸。 她眸子弯了弯,嘴唇依然苍白,哑着声音道“你来啦。” 楚良言见她醒来了,松了口气,眉头舒了不少,不过表情依然严肃,他冷冷道“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说完,摸摸她瘦瘦的下巴, “没什么了,低血糖,旧病了。”她微笑着道。 “程言言,我才离开你几天,就把自己搞成这样!”楚良言有些埋怨的道。程言言笑了,刚想说话的时候,门开了。 凤晴端着粥进来了,程言言惊讶的睁大了眸子。 楚良言立马起身,走向凤晴,然后低声恭敬道“凤姨,我来吧。”凤晴看了他一眼,却也没说话,把粥给了他。 楚良言端着粥来到程言言旁边,温柔的扶起她来,程言言瞄瞄凤晴又瞄瞄楚良言,将楚良言扯了下来,楚良言顺着力道低了低头,然后他听到程言言小声的说“这粥、这粥能喝么?”楚良言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哎呀你不知道,在家都是我给我妈……”“能喝,你就放心喝吧。”话还没说完,凤晴的声音便插了进来。 程言言听闻,半信半疑的将粥端过来,低头尝了一口,睁大了眸子之后,便乖乖的喝了起来。 楚良言嘴角终于稍稍勾起来了,他目光柔和的看着程言言。凤晴眼光却从程言言身上移到了楚良言身上,看见他这般神色,凤晴的眼眸暗了暗。 楚良言的电话响了,在空荡的房间里格外响亮,他掏出手机,接通之后,那边传来的消息似乎很不好,他的眉头随即紧皱起来了。随后,他挂掉电话,恢复神色,程言言一直在低头吃粥所以没看见他刚刚的神色。 再抬头的时候,楚良言微笑的抬手抚了抚程言言的发顶,对她道“我晚上再来找你。”程言言乖乖的点了点头,楚良言笑着看了她一眼,便拿上搁在沙发上的西装,冲凤晴打了声招呼,走了。 程言言看着凤晴在楚良言走之后,瞬间拨通了一个电话,不过也是过了几秒,凤晴的眸子也暗了下来,并且变得晦暗不清。 过了会,凤晴冲电话那头说了句“谢谢”之后挂了电话,她看着坐在床上的程言言,眼神慢慢变得正色起来,她说“言言,楚家跟秦氏,开打了。” 而楚良言那边,也是急急被楚岩叫去。 站在楚氏集团的顶楼,楚良言一上来便见到楚岩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的情景。听到他的脚步声,楚岩转过头来,眼神一片严肃,他道“良言,你退出娱乐圈的计划要提前了,现在楚家跟秦氏开战了,我想过不了几天,老爷子便会冲你的势力开战。” 楚良言站在原地,脸色无比正常,他没有跟他哥说话,只是转了身,吩咐司机,他要去楚家老宅。 当终于到了楚家老宅之后,楚良言一进去,楚家佣人便很识相的对他说道“二少爷,老爷请您去书房。” 楚良言沉默不语,换了拖鞋之后,眼神有些黑暗的走上了楼梯。 而在他上楼之后,楚岩的车也相继停在楚家大宅门前,询问了佣人楚良言的所在地,楚岩便也上了楼梯,但是当他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听见的却是这样的对话。 “只要你离开程言言,我就不动秦氏。”楚方正声音里再也没有以往的和颜悦色,此时是正经无比。 楚良言看着面无表情的楚方正,他道“爸,我们家的势力比秦氏是高了些许,但是你也知道,这几年秦氏蹿升的速度,我们不过是凭着时间长了些,威望更胜一筹而已,若是按以后的进度秦氏必会是A市的第一大氏,您这样做只会两败俱伤。” 楚方正转过头来,和楚良言有几分相像的面孔上,他嘴角微勾,眸子里全是残忍,他道“若是为了我自己的儿子拼一把,又有何不妥?” “我楚方正历来就是狠字拼出来的,这是我一手打出来的,我自己想毁了或者不毁是我的自由。”楚方正坐在软椅上,嘴角勾着,冷静无比的说出这番话。 楚良言却笑了“爸,你当年把哥硬是逼成了你想要的那个样子。而如今,对我也来这一套,您不觉得太无聊了么。” “哥是长子,自然由得你寄托厚望,但是我,我只是一个楚家二少,为了我搭上秦氏和楚家未免太不值了吧?”本说的是贬低自己的话,楚良言的眸子却冰冷幽暗。 “楚良言,你真以为你和你哥搞出来的那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我确实是老了,但是我对我两个儿子的事情,还是很清楚的。”楚方正现在这般说话简直像是“吃过饭没”般的随意,一点都没有即将开战的紧张感。 楚良言嘴角再次弯起,他头微微的抬起,眼捷低微,眼里有着柔和的光却带着深层的黑,他道“我,不会放弃她的。” “而您,逼不走我的。”男人双手插袋,头微仰,似是有些蔑视的看着坐在软椅上的楚方正。 而在门外的楚岩,眼神却一顿,深黑幽暗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伤感,优雅潋滟的唇微微勾起,他苦笑的看着楚良言。不语,却在半响之后,退出了步子,离开了书房。 程言言家。 凤晴启唇慢慢道“言言,楚老爷子为了楚良言可是动真格了,两家本就旗鼓相当,这么一场下来,绝对是弊大于利。” 说完,凤晴眼神一暗,紧紧盯着程言言道“你,确定还是要选择楚良言?” 程言言别过头去,没有看凤晴,晕倒过后还没恢复的她,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此时看起来更有些病弱的美,她看着窗外,眼神柔和,唇角微勾,她道“对。” 凤晴眨了下眸子,看着她。 “我相信他。”一如那个夜晚,那个男人那般的对她说,所以这一次,她不逃避,不躲亡,她要好好的再去爱一次,就算结果依然是受伤。 凤晴却是再次勾起红唇,而且弧度越来越大,称着她那脸上依旧没被岁月冲走的风情越发明显,她眼神坚定,带着丝丝亮光,然后她道“好!我会帮你!”

上一篇   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   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