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 霸宠娇妻

第三十五章

坐在巨大的水晶灯下,程言言感觉到有点不真实。 因为对面坐着的那个女孩,已经长发飘飘,还有了身孕,肚子已经高高隆起,穿着略显幼稚的孕妇装,就那么挺着一个大肚子,坐在包厢的椅子里,玩着手机。 衣衫,已经变成这样了么?程言言想,闻衣衫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闻衣衫的家世也是很好的,比起程言言,闻衣衫的父母可都是军人,从小就住军大院,所以两人幼时,周末也没有什么时候见面。 但是两人的感情依然很要好。就算衣衫的父母都是军人,但衣衫从小就叛逆,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的样子,头发也一直短短的,像个男孩子一样。那时候的程言言胆小怯弱,每次都是衣衫挺身而出,去保护程言言。 直到那一年,那个如花的女孩,告诉她,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事业有成,比她大了将近五岁的男人。 那一年,衣衫才十六岁,那样的花季年华,那样的冲动的璀璨。没有任何人看好她和那个男人的爱情。 包括程言言。 那个时候的程言言认为,衣衫从小就是保护她的女骑士,如今,也该换她去保护衣衫。所以,她要帮衣衫,拒绝那个男人。但那个时候才十六岁的程言言,却也遇见了她喜欢的人,楚岩,仅仅是一面之缘,她也被迫瞬间改变了心思。 所以,她开始支持衣衫,开始帮助衣衫逃开家人的监视,开始帮助衣衫撒谎,让她和她爱的那个男人在一起。 她不知道错与对,但是她知道,那种撞裂心扉的感觉,那种想为之不顾一切,奋不顾身的感觉。所以,义无反顾的程言言,守住了衣衫对她的友谊,也开启了衣衫的另一个人生。 但是那个男人,终究离开了衣衫。 那个如花的女孩子,那个美丽勇敢的女孩子,那个像个骑士一样的女孩子,在那个夜晚,抱着程言言,哭得撕心裂肺,喝着酒,抱怨着他的坏,又着迷的说着他的好。然后不顾一切的打电话,打的,去找他,被拒之门外,乱哭,乱吼,乱唱歌。 那个夜晚,就像地狱一般,长的令人恐怖。 程言言第一次赞叹自己的伟大,她也哭,也吼,抢着她的酒瓶,温柔笨拙的安慰着她。脑袋像是装了什么高级的防御系统,一旦发出危险警告,她就会掏钱,打的,然后带着衣衫,换个地方,一如反复的这样做着。 她在那一夜,沉默的保护了这个曾经被她羡慕仰望的女孩子。然后用温柔似水的力量,将她心里的伤口抚慰了一小部分。 而这件事情过不了多久。闻衣衫就告诉她,她要去留学了,要去国外。 程言言是感到了伤痛,毕竟她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但是看到好友偶尔露出来的伤感神色,她也才明了,衣衫是去逃亡的,她并不快乐。却也迫不得已。 所以程言言微笑,一直送她到机场。看着飞机离去。 而谁想到,她后面又会经历和衣衫差不多的遭遇呢。 程言言的眼眸暗了下去。坐在水晶灯下已经有好一会了。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闻衣衫终于打破着沉默的气氛,她扬起微笑,一如既往的那么漂亮、精致。她纤细的手抚上隆起的肚子,温柔道“已经六个月了,医生说,是个男孩子呢。”如今成为孕妇的她,身上虽显丰腴,但是却也更加成熟美丽。 短发变成更适合她的长发,衬着她的小脸越发晶莹。是一张瓜子脸,眼睛很漂亮是美丽的桃花眼,眉毛弯弯的,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小酒窝。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又不显柔弱,带着干练的气息。 “想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么?”闻衣衫淡笑的对上程言言有些呆滞的眼眸。 “呵呵……言言啊,怎么了,见到我不开心么?”闻衣衫换了个话题,似是有些无奈她的反应,开口道“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蠢啊!” 程言言像是松了口气,她稍稍松了绷紧的后背,然后改变了面部表情,带着些许轻松的表情道“谁啊,谁是孩子的父亲。” 闻衣衫见她问了,却像贼一样的眯起了眼睛笑。“不告诉你!”程言言听到之后,没好气的说了声“就会戏弄我。”然后抓起酒杯,喝了一口里面的果汁。 “五个月了都敢出来跑!孩子的父亲没批你就算了,这都坐了快半个小时了,他也不打电话么?!”程言言喝完之后,有些带着老妈子的口吻问道。 闻衣衫听到之后,嘴角依然勾着笑,眼神却瞬间黯淡了一下,但又随即亮了一起来,带着亮晶晶的笑意,她道“这孩子的父亲……他啊……还不知道他有个孩子呢。”闻衣衫也拿起了就酒杯,侃侃而道。 程言言听完之后,有些狐疑的看着她,不过过了一会,她就叹了口气,勾起了无奈的笑容“看来,那孩子他爸,也逃不过你的手掌了。不过!先说好!孩子重要!” 闻衣衫听了之后,也不由笑了起来,她道“我就知道,言言你最懂我了。是啊,这次我回来确实是为了找孩子他爸……”说到这她顿了顿,眼眸眯了眯,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过过了一会她又说“我会着重考虑宝宝的。” “我干儿子的爸是谁。”程言言立马乘热打铁的厚脸皮问道。 “呵呵……他是……”闻衣衫吊胃口的停了下来,然后快速道“想得美!” 程言言一脸被泼了冷水的黑线,然后鄙视的看着闻衣衫。闻衣衫则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间,气氛融合到爆。 最后两人胡乱八糟的聊了一些东西。程言言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下意识的拿出手机,却忘了,闻衣衫坐在靠她很近的旁边。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却令她手指顿住。 号码太熟悉了,曾经的她不知道拨打过多少次。最后寒心删掉,再也没有拨打过, 没有想到,他还是没有换号。对,那个号码的主人,就是楚岩。 而闻衣衫自然不知道这号码是谁。只是有些暧昧的看着她的表情,然后戳戳她“接啊!” 程言言想了想,接了起来“喂。”过了几秒之后,程言言神色显得有些慌张,但是很快的镇定下来,然后她冷漠的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去的,”随即挂了电话, 闻衣衫听到了从电话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她表情有些复杂。“程言言,你跟楚岩没事情吧。”闻衣衫直接了当的问。程言言也熟悉了她这种笨拙掩饰担心的方法。然后她道“我跟他早就分了。” 闻衣衫听闻之后,惊讶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平静。她道“那楚良言又是怎么回事。”闻衣衫一向观察敏锐。而且冷静理智。 刚刚的电话里,明显是关乎到了楚良言才让程言言答应去的,这一点,闻衣衫果断的看出来了。 “我现在的男朋友。”程言言道。“好了不多说了,时间不多了,我五点就要到那,我最近发生了点事情,只能跟你见这一面。回来再多说。你要是今天还想见到我就在这等我,我会快点回来,要想走也随你。不说了,我走了。”在这一段话的时间里,程言言完成了穿衣、拿包、开门、关门的动作。然后就剩一脸反应不过来的闻衣衫呆在空空的包厢里。 程言言自然也好奇,楚岩找她什么事情。 楚岩找她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提前通知程言言一声,很巧,楚岩订的也是皇冠的包厢,所以程言言没费多少工夫便找到了楚岩。 她一进门,楚岩便从包里拿出了一沓子纸。当然都是有用的纸。程言言看了之后,才发现这些都是企划,但是她也只能看懂这些都是企划,然后就看不懂了。 楚岩自然明白,他神色复杂的看着程言言。身上依旧带着温文儒雅的气质,他默默退后,离程言言两三步。然后抬眸,静静的看着她,当看见程言言皱眉的时候,他便了然于胸,垂下眸子,他上前,声音温和道“这些企划是我和良言想出来面对现在最好的办法,可以一次性的摆平两家的风波,自然,亏损点是一定的。” 程言言听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楚岩,一双大又黑的眼眸,里面没有带任何情绪,平淡的看着他。而楚岩温和的眸子却被这眼神弄得波澜泛起,眼里闪过暗光之后,他随即皱紧了眉头,停止了说话,大掌扳着程言言的肩膀。 “你在害怕什么?你在恐慌什么?”他声音僵硬的问,眼里却闪着痛苦和怒火。“谁告诉你,能在我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你怎么能在我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呢?!”看着程言言,楚岩唇色有些发白“还逞强!你以为你的逞强我看不出来么?”楚岩的声音很大,震得程言言耳根有些发软。 程言言抿着唇,闻着那扑鼻而来的茶香味。心里颤动了些许。不管是味道、手机号,这个男人,都没有换。 确实,程言言是在恐慌,那没有来电显示和没有新短信的手机,那对以前的一切不良猜想,那些夜不能寐的思念。都让程言言恐慌。她害怕,害怕自己终究还是会失去楚良言。就跟考试一样,每个没底的考生都会害怕自己考差。 但是她不容许,自己有这样的反应。她要坚定的等着楚良言。所以她好好的掩饰了所有的恐慌。但是楚岩,依然看出来了。她心底掩藏的懦弱。 现在的楚岩,一脸压抑的看着她,棱角分明的脸庞,褪去了青涩,带上了成熟,依然是她熟悉的那个样子。更帅了。有些猩红的眸子,和皱紧的眉头。发怒的样子,以前的程言言,总会觉得好可爱。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触动。 看来,他还是对她有感觉。 顿了半响。程言言伸出手,将他放在自己双肩的手,扯了下来。 “我现在,爱着的是,楚良言。”

上一篇   第三十四章

下一篇   第三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