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 霸宠娇妻

第四十章

下午的咖啡厅理应格外热闹,但是程言言却一个人坐在空荡的咖啡厅里座。靠着落地窗,温暖的阳光透过着玻璃照进来。 她上身穿了一件暗红色的开衫,里面答衬的是一件白衬衫,乌黑的头发放了下来,并不很直,带着一些微卷,在背后。 她用手臂撑着下颚,微微测过脸颊看着吧台,咖啡师调咖啡。眼睫被阳光打的格外漂亮,忽闪忽闪的像是一把小扇子。 “言言?”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程言言听闻,嘴角勾起了弧度,她垂下眼睑,转过了身子。 依然是一袭长裙,白色的清新迷人。秦木笑着向她走来。直直的黑发走动之间带着香味“找我有什么事么。”说着,便弯腰坐下。 而这个时候咖啡厅的侍卫也格外有心,刚坐下,咖啡便端了上来。程言言没有说话,看着秦木笑着对那位男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她才又是一笑,然后端起了自己的咖啡。小小的抿了一口。 阳光似乎格外灿烂,打在大大的玻璃上,散发出闪耀的温暖,吸引着人往外走。 程言眯眯眸子,看着窗外的阳光,嘴角依然上挑,带着一番安宁的平静。这个午后,咖啡与阳光的味道弥漫满室。 秦木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喝着咖啡,她也看出来了程言言的变化,所以她在等。 “秦木,我今天…包了整个咖啡厅。”然后,程言言终于开始说话。秦木没有反应,依然是垂睫在喝着咖啡。 “你知道多少钱么?呵呵,五万哎!我从来可没那个闲钱来包咖啡馆。”程言言淡淡的有着苦笑的道。 秦木这时候终于有反应了,她轻轻抿唇一笑,然后道“五万已经算便宜了,你要是在市中心包一家,那肯定要二十多万才可以呢。” “我很喜欢这家咖啡店,我以前经常来喝……”程言言现在完全是扭过脖子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小脸被阳光打的漂亮。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眸出现深黑一般的呆滞。过了一会,她一直放在裤子上的左手拿了上来。 上面是一张黑卡。 秦木稍稍的瞟了一眼,然后道“现在有钱了么。”程言言听闻,苦笑一声,然后转过头来,眼眸晶亮,却暗带苦涩“秦木,我只剩下三个月了。” 秦木拿起茶杯的手一顿,“三个月之后,我很有可能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她像是喝醉了般,明明眼眸里没有泪,却显得格外忧伤。 “我答应楚岩,若三个月之后,一切还没有办好,我就要离开。抱歉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是什么事情。我能待在这个城市只有三个月了。”程言言愣愣的抓着秦木的手道。 秦木叹了口气,她眼神微暗的看着眼前迷茫的女孩,跟着威里在一起,她怎么会不知道秦氏和楚家的事情,顿了会后她开口“言言,我问你,你什么事情都愿意为楚良言做么。” 程言言抬头看她,然后叹了口气,眼神远眺,她道“……恩。” 秦木看着她,微凉的手指伸起,抚住了她的脸庞“那就好了。我告诉你,怎么做。”微微一笑,那张本就美丽精致的脸庞更加漂亮。 “秦木,等等。”程言言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兀的打住了秦木。 “楚岩跟我说过,他说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拿了这张通行证,然后呆在楚良言身边三个月。”程言言颤颤巍巍的拿出一张机票。 秦木看着那张明显已经皱皱巴巴的机票,冷笑一声,随即,抽过那张机票,狠狠的一撕,再拿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打开,点火。 程言言没有阻止也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火苗一点点的吞噬着机票。 “我要你,在得知准确消息之后,去投奔楚岩。”秦木在火烧着时说话,她美丽的眼睛微眯着,嘴角带着冰冷的笑意。 “什么消息?”程言言问。“楚良言要跟亦蕊结婚的消息。”秦木没有半点犹豫的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程言言虽然因为楚良言和亦蕊结婚这句话被噎了下。但是很快的追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秦木依然笑着,伸手抚摸了一下程言言的脑袋“好了,我的傻朋友,陪着我去书店转一圈吧。”秦木笑着道, 程言言看着她,虽然还有一点疑惑,却也弯起嘴角,点点头。 …… 转到楚岩知道亦蕊找楚良言那一天。 楚岩拿着机票,走进了楚家大宅,进了楚方正的房间。两人对视一眼,停顿几秒,又纷纷绕开。 “爸。”楚岩道。 楚方正微笑着,他伸手“座!” 楚岩会意坐下。 “今天怎么会来我这啊。”楚方正拿起放置在软椅旁,茶几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杯茶。然后淡淡的道。声音中无不和蔼。 “今天来找爸,是因为……想跟爸说一件事情。”楚岩淡淡开口。 “这几日收股票情况怎么样了?还有闲情跑我这来聊天?”措不及防,楚方正没有以往那种的绕圈子,直接攻击父子两人之间的较量。 楚岩神色并没有变动,他淡淡笑了一下,儒雅的气质发挥的淋漓尽致。随后他抬起脸,乌黑的眸子微微暗沉的看着楚方正,狭眉微微压低。 “我想让您,给程言言三个月的时间。”他声音清雅,环绕在安静书房里。 “为什么?”楚方正停下了倒茶的动作,笑着看着楚岩。 “因为……这是您欠我的。”楚岩眼神闪了一下,双拳不自觉的握紧,放在双膝上。 楚方正看见了他所有动作,微眯眸子,薄唇依然勾着,他道“哦?” “是么?这个大人情。你就用来换三个月时间?”楚方正好整以暇的看着楚岩。眼神意味不明。 楚岩松了口气,他眉间的柔和又再次回来。他轻声道“我给她讲过了,三个月过后,一切都会干干净净,您不必担心。”说着,已经站起身子,走向楚方正在的书桌,然后将机票放在了桌子上。 楚方正瞄了一眼桌上的机票,然后喝了一口茶道“好,我给她三个月的时间,不过,你必须跟易家的千金订婚。”楚方正笑着,眼神却绝对冰冷。 楚岩的笑容依然在,眼眸也是柔和,但是他的背脊绷得很紧。 良久。楚方正的眼眸再次眯起的时候。楚岩才开了口“好的,父亲。我知道了。”然后,他再次颔首,走向书房门口,末了还不忘关门。 轻轻的关门声传来,楚方正嘴角勾的越大,眼神也越冰冷。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楚岩表面看上去温柔和蔼,其实骨子里有着不容忽视的倔强,越藏的生便越强烈。想当初他回国的时候,硬是囚禁了将近一年,才让他终于死心。 如今,又是为了程言言,短短的三个月时间,竟然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拿来做抵押了。 楚方正皱眉,嘴角却依然勾着,这个程言言,有什么好的? …… 程言言陪着购书狂魔去了趟书店,简直比逛一天街都累。她活动着自己的肩膀,然后用没有拿菜的那只手去掏钥匙。 开了门之后,她闻着房子里的味道,温暖席卷全身,连疲乏都减轻了很多。然后她走到梳妆台,拿起头绳将自己散着的发丝绑了起来。 随后开心的抱着一堆菜进厨房,系上好围裙,便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食谱摊在一边。 楚良言回来的时候,进门便闻到一股菜香。 他换好拖鞋,然后张望着走向厨房。 当看到那小小的身躯,认真的搅拌着锅里的东西时,眼眸弯了起来,然后悄悄走向前,伸出双臂,搂住了那纤细的腰,闻着程言言衣服上因为洗衣液散发的味道。满足的闭着眸子。 程言言嘴角笑了开,被搂了会,她就转过身来推拒着男人,然后对他说“我今天做了咖喱哦!我刚刚尝了一下,味道很好!” 楚良言看着程言言那亮晶晶的眸子,眼神温柔。他伸出大手,刮了一下程言言的鼻头,然后道“恩,别累着了。” 程言言皱眉,嘴角却勾着,一副开心的模样,双手推着他道”知道啦知道啦……好了,快去换衣服,然后等着吧!” 男人笑声传来,然后挥了挥手,便走向卧室了。 程言言靠着厨房的推拉门,看着男人的背影。眼神变得柔和。过了会,她拍打着自己的脸庞,然后振振精神,就转过身走进了厨房。 夜晚,厨房窗外的灯一盏盏的亮了起来。程言言拿着盘装咖喱的时候,呆愣的看着这一幕。 腰身又被男人环住了。“怎么了?”男人温热的气息在耳旁,亲昵的咬了咬她的耳垂。 “只是想到,原来我们也可以这样子一起看着夜晚降临,家家灯火通明。然后……”说着她顿了下,放下盘子,笑着转过身,拥住男人“我们家也是其中的一个,感觉不是很好么?~”她笑得温馨。 男人眸子里的柔光更甚,他捏捏她的脸颊,然后点头道“是啊!老婆!” 晕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格外美丽。

上一篇   第三十九章

下一篇   第四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