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 霸宠娇妻

第四十七章

聚会的结果,程言言并不知道。但是却一直漾着一种开心。楚良言从和秦毅回来时就发现了她这点小不同寻常。 但是……楚良言眸子一暗,嘴角弯起弧度。分过神看着已经坐在车子里的程言言安静的睡颜。 她不知道,她开心的样子,有多漂亮,有多满足。 楚良言的心里划过一丝伤痛。 他重新掌握着方向盘,没有再转过头,只是认真专心的开着车。让自己开的更好更稳,让那个累着安然睡着了的女孩能睡得更香。 他,不能给她太多。 拳头握紧,青筋若隐若现。 而他,却希望给她全世界。那本来是墨色的眸子,却多出了一丝深谙,夹杂着痛苦和坚定。 华灯初上的A市就算是在高速公路上,夜景也依然不逊色。车子一辆辆划过,成为这个城市,最平常也是最美丽的风景。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 俨然已经到了气候暖和的季节,外面的桃花含苞待放。在这个清爽的早晨,显得格外鲜艳欲滴。 程言言胡乱蹬着小腿坐在落地窗前的大理石餐桌上,吃着早餐。她一口咬下一颗鲜艳的草莓,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外的桃花。 然后鼓着腮帮子,眯着眼笑了起来。 程言言觉得,这样的生活好满足!因为学校还在放假,所以她已经不愁她的论文了。等到开学再交吧~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 等到开学的时候,应该就是A市最热的时候了吧。 这样想着,程言言嘴角更弯了。她那眯起的眸子里,似乎闪过了某种期待。 她在这悠哉悠哉的吃着早餐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她一愣,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好久都没有用手机了的感觉。现在手机铃声响起来她倒有点不适应。 所以她胡乱的套上拖鞋,一边捂着还鼓着的嘴巴,一边的快速跑向自己的卧室。 等到她寻着手机铃声找到自己的手机的时候,才窘然发现自己的手机被放在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没有拿出来。想想自己最近的举动,她实在是汗颜。 “喂……唔、喂?”程言言一边努力咀嚼吞咽着自己嘴里的东西,然后快速的喊话。“……我是程言言,请问你找谁?”她终于吃完了,口齿清晰的问那边迟迟不答话的人。 过了一会,手机那头还是静默。程言言有些疑惑。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还在通话中,有些奇怪的接上电话,那边却传来了声音。 “喂?请问……是程小姐么?”熟悉的好听的声音。 程言言皱眉,这声音她确实听过,但是这么一刹,她竟然想不起是谁。“恩……是的…请问你、”“我是亦蕊。”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程言言皱起了眉毛。却丝毫不意外亦蕊会给她打电话。毕竟离她跟楚岩约定好的三个月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 快一个月了,那个喜欢楚良言的人,也是等不及了。 “我想问一下……”亦蕊在那边似乎是很踌躇的说。程言言在她踌躇期间想了很多经典的各种小说片段,什么小三找正主见面然后让正主让人啊、装可怜啊什么的。她也差点很笃定的认为亦蕊就是要约她出去了,她连拒绝的措辞都想好了。 “良言……在家么?”但是电话那头的亦蕊显然不如程言言的料想,抛出了一句让程言言很没有头脑的一句话。 但是她还是快速的回答了“哦…他现在不在,中午十二点多应该就回来了吧。”淡淡的表现出一种“我很了解他、我知道他的作息时间!我陪着他!”的示威权。 也不知道亦蕊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她在电话那头继续开口。 但是在电话这头刚开始还一脸不爽、嘚瑟、鄙视、翻白眼的程言言却也在她开口后瞬间失了所有面部表情,变得呆滞。 而紧接着,她的眼眶就红了。 最后,程言言也只是用一句潦草的“好。”来回复亦蕊。挂了手机的她,侧着身靠着墙,慢慢的滑了下去。 终于滑坐在地上的时候。她缩起了双膝,将自己的脑袋埋了进去。任由那刚刚激颤自己心灵的情感无限放大。 亦蕊说“良言的母亲怀孕了。我给良言打过电话……但是……他总是不接。所以我……” “我正在再带她做孕产……” “不过……情绪好似不怎么乐观……” 程言言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用双臂狠狠的在狠狠的搂紧双膝,希望能借此让自己埋得更深一点。 “我想……阿姨的身子,很有可能……会早产……” 那些情感,恐惧的无助的,直击她心中的脆弱、坚强。还有她避免不了的悲伤。努力给自己建造起来的壳,似乎因为这些话又裂了一条缝。 “所以……若是良言回来,请你,务必,转告他。” 女生的肩膀开始抽动,她扭紧自己腿上的连裤袜,揪起那极薄的布料。然后狠狠的转圈扭成一个结。 因为,她才刚想过,到那灿烂夏日,她还可以跟阿良去游乐园,去玩耍。穿着好看的夏衣去看电影,牵手走过她在夏天最想去的地方。一起吃冰激凌……泡超市……吃肯德基。做冬天不能做的所有事。 她明明、明明如此的期待,期待着与阿良的后续。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期待……总是要被这么冰冷的现实给摧毁! 她真的……真的……越来越怕痛。越来越……不敢相信自己。 “阿良!!——”女生终于放手吼了出来,在空荡无一人的卧室里回荡着。“阿良!……”她边流着泪边嘶吼着……“我做不到……怎么办……怎么办?……”程言言的脸颊通红,泪珠布满了小脸。 她左手还紧紧的握着手机。但是这么无助的她,却也不敢打一个电话。因为她就算如此,也依旧害怕,那个自己爱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离开她。 她最终,害怕伤害。 却还是,将最大的伤害留给了自己。 “阿良……你听见了么?”那是带着低低啜泣的呼唤。 但是后来的程言言想,那个时候的他。恐怕没有听见。

上一篇   第四十六章

下一篇   第四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