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 霸宠娇妻

第五十二章

有时候,等待是一种缓冲。可以让你荡漾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程言言一人在关了灯的厨房角落里蜷缩着。她仔细想着这一个月来跟楚良言的相处。 她只给过楚良言打过电话。 她,不愿意给自己留后路,不愿意让自己动摇。她只是想,好好的守在他身边。好好的完成。 或许自从楚岩告诉她那一番话之后,程言言便了解,楚良言和她自己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故事。所以她选择放纵选择逃避。 却越陷越深。 月光借着透明的玻璃撒了下来,刚好分隔,程言言在月光未及那一片黑暗里。愣着神颤巍巍的去用手指碰冰冷的地面。 当终于触到的时候,她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月光下,那纤细百白嫩的手指非常漂亮,程言言的泪珠打在赤|裸的膝盖上,有种热热的触感。泪已经在眼眶里储存很久了,一直强撑的不愿意掉下来。 时间已经过的很久了,十点了。 许多人家灯光耀眼,许多路灯繁华街景。 她还在等待着救赎。等待着男人回家开灯的那一刻。等待着自己能好好抱怨委屈的时候。这么想,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 竟然没有一点怨恨,只有委屈和期盼。还有一股子疯狂的思念。想扑进他的怀里好好得到他的宠爱。安抚自己心里的一切心酸。 所以,她默默的用保鲜膜保存了所有好吃的菜,收拾了桌子。然后愣愣的一直在等着他。微波炉一直是开启模式,害怕他回来吃不到热饭。 程言言她有一瞬间的绝望。但是绝望过后是浓浓的痛苦,夹杂着委屈和不安在一起。直到那通电话打通之后的留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的心里有某个东西破掉了,有浓浓热热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她倍感心酸。 疼的她只能流泪。 像是周身暖意都随着这种液体流失掉。只剩下冰冷的绝望。包围着她。无助的让人快要疯掉。 但是即使这样。她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电话,一遍又一遍。 执着的不肯放弃,明明眼泪一滴一滴的打在液晶屏幕上。却还是用纤细的手指按着那个呼出键。 但是每次的结果,都是杳无音讯。 绝望的让人无法不颤抖。 但是程言言没有退路。她退不回去。她眼里的泪意止不住。但是就是在这种期盼、绝望,又期盼、又绝望的境界里。脑子里那曾经跳出来的念头,逐渐成形。 忽然,手机屏幕一亮,勉强睁开红肿的眸子,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 …… 楚良言一直握着秦凉的手,在病床边上待了四个小时。 期间没有说话,没有走动,只是静默的坐着。病房里有种无形的压力。随着医疗设备发出的声音逐渐加深。 楚岩进门便感觉到,他眸子里闪过一抹暗光,微微皱眉之后。他提着袋子,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坐定之后。他开口“下半夜由我来守吧。你好歹回家带些换洗的衣物来。”还身着西装革履的楚岩,眉间不难看到疲惫。在下午的照例会议中匆匆赶来的人也是他。 楚良言闻言终于有点动静。像是突然回过神一般。 他转过棱角分明的脸颊,嘴唇因为长时间没有喝水,已经有些龟裂了。他还是启唇,道“谢谢。”说完之后,那双无神的眼神,似乎缓缓的有了神采。 楚良言摸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他垂了垂眸子。有些缓慢的站起身子来。拿了放在椅子靠背上的西装。在走到楚岩身边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有劳你了。” 说完之后,便拿着西装,走出病房外。 …… 楚良言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家里却依然亮着灯。 他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但是眼神还是下意识的搜寻房中本来该有的人。但他没有出声,只是淡淡的看着。 几乎安静的换好拖鞋之后,他开始一扇一扇门寻找。终于在厨房看见了那个柔软的背影。 心里一定,他的唇角不自知的洋上微笑。 “言言……” 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穿着围裙的程言言,一脸平静的在刷洗盘子。听到这称呼,也没有停顿一下。 穿着拖鞋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没过一会,程言言的腰间便有一双大掌。身高形成了美好的差别。男人下巴抵着女人的头顶。安心的闭上了眸子之后。像是不满足般,又将女人转过身来。结结实实的搂住她。 程言言的闻着灌入鼻腔的熟悉味道。她微微颤了颤眼睫。 大手抚上女人的后脑勺“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男人带着宠溺的有些黏糊的说“我来做菜赔罪好不好?……言言?……” 女人在他怀里摇了摇头。楚良言依然淡笑。他眉间有着美好的温和。大掌挑起女人的小下巴“我给你做好吃的……可乐鸡翅?” 程言言看着他,嘴角突然撤出一抹笑。带着一股凄然。她望着那个淡笑温暖的男人。用着同样嘶哑的声音说“楚良言……我不要你了。” 男人依然带笑,没有半点停顿,他刮了刮女人的小鼻子,然后道“坏家伙,还生我气呢!” 程言言嗤笑一声,淡淡的垂下了眸子,那本来就红晕没有褪尽的眼眶越发的明显。她低着头道“你知道我今天等了你多久么?……你知道我今天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么?……”她说着,语气中带着很明显的绝望。 楚良言还是笑着,但是那深邃的眼眸里,却多出了亮闪闪的东西。 “楚良言……”经过一阵无言的寂静。女人状似无谓的开口,但是些许颤抖的音线,还是出卖了她“我不要爱你了……我受够了。”她抬起头来,皱着眉看着男人“放了我吧。” 男人的眸子依然有着温暖,但此时却黑的无光。 他勾起的薄唇,没有因为此番话而放下。只是慢慢的低头,吻上了女人的唇。 “够了。”却在两唇即将接触的时候,女人说出了这样的话。 身子被温柔的推举开。温暖从身旁而过。脚步声越来越远。 僵着身子在那里站了许久。突然听到了行李箱的轮子发出的声音。急速的转过身,大步走向那个拉着箱子的背影。 “放开我!”手腕被抗拒,程言言不看楚良言一眼,只是大吼让他放开自己。男人一抿唇,大手一使劲,硬是把女人拖进自己怀里,大手霸道的将她两手圈在身后,利用身高和腿长的优势将女人逼到墙面上。 身子紧紧压着她,禁锢着她的一举一动。微眯着眸子仔细的吻她。不放过她口腔里的一分一毫。努力的渲染着情绪,吻着她。 程言言闭着眸子,眉头紧紧皱着。她想哭,非常想哭。心里却逼着自己不许流泪。她尝试着挣脱男人对她手腕的禁锢。很轻松。随即抽出两只白细的胳膊,自发的搂上男人的脖颈。仰高了脑袋,去回吻。 程言言睁开了眸子,而楚良言同样也没有全闭上。她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环着她的腰。他们拥吻,本应该是全心全意。但是两双眸子的对望,却硬生生打破了这和谐。 楚良言环起程言言的腰将她提起,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卧室。

上一篇   第五十一章

下一篇   第五十三章